<meter id="rrxxz"></meter>
    <output id="rrxxz"><legend id="rrxxz"><blockquote id="rrxxz"></blockquote></legend></output>
  1. <code id="rrxxz"></code>
    1. <output id="rrxxz"><legend id="rrxxz"><thead id="rrxxz"></thead></legend></output>
      <acronym id="rrxxz"><form id="rrxxz"><thead id="rrxxz"></thead></form></acronym>
      中國共產黨新聞

      巍巍豐碑耀荊楚

      夏靜 張銳

      2019年08月06日08:23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巍巍豐碑耀荊楚

      八月驕陽似火,明媚而熾熱。石首桃花山下的紅軍樹蒼翠挺拔,監利柳直荀烈士紀念園里楊柳依依,洪湖水浪打浪中蓮葉接天……

      近日,記者來到石首、監利、洪湖、鄖西,沿著紅軍的征途,踏訪湘鄂西革命根據地、鄂豫陜革命根據地,追尋那段崢嶸的革命歲月。槍林彈雨早已遠去,但冒著生命危險為民奮斗不息的革命精神如熊熊赤焰,依舊在中華大地升騰。

      1.銅鑼一響革命去

      “錘聲歌聲連一片,男女老少打刀槍……打好刀槍湖水磨,遍體磨得閃銀光。拿它上陣反‘圍剿’,打得敵兵喊爹娘。”

      一首紅色歌謠《男女老少打刀槍》,唱出了20世紀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湘鄂西蘇區革命斗爭的火熱場景。

      湘鄂西蘇區、鄂豫皖蘇區,與中央蘇區并稱為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三大根據地。在硝煙彌漫的革命時期,湘鄂西蘇區、鄂豫皖蘇區的群眾為中國革命事業作出了史詩般壯舉。

      “小小黃安,人人好漢。銅鑼一響,四十八萬。男將打仗,女將送飯。”這句話展現了老區群眾爭先恐后奮勇投身革命的震撼場面。在緊密跟隨紅軍進行革命斗爭的歷史中,紅安(黃安)14萬英雄兒女獻出了寶貴生命。與紅安毗鄰的麻城,7.6萬多人先后參加紅軍,有7260余人參加長征,新中國成立后登記在冊的麻城烈士就有12538名。紅安、麻城是中國革命的重要發源地。

      石首市委宣傳部副部長蔡國松介紹,當時石首人口不到20萬,先后參加紅軍的就有3萬多人。當地“一門九英烈——革命母親秦鳳二”的故事更是被傳頌至今。石首的紅軍戰士,作為紅六軍、新六軍的主力,隨紅二軍團完成七千里戰略大轉移和震驚世界的長征,孕育了一批革命家和共和國開國將軍,僅新中國成立初期授予少將以上軍銜的將領就有9位。

      “洪湖水,雨水多,工農紅軍真是多。白天下湖把魚打,夜晚同把白匪捉。”素有“水鄉澤國”之稱的洪湖,是洪湖赤衛隊的故鄉。以周逸群、段德昌為代表的革命家總結出“敵來我飛,敵去我歸,人多則跑,人少則搞”等水上游擊思路。洪湖赤衛隊的戰士們,借助一艘艘“水上飛”,一支支魚叉,開辟了游擊新天地。

      1938年5月,毛澤東同志在《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中指出,紅軍時代的洪湖游擊戰爭堅持了數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帶能夠發展游擊戰爭并建立根據地的證明。

      2.烈士鮮花永不敗

      “將紅軍樹守護到底,將革命先烈的革命意志守護到底。”67歲的劉克樹每天都要查看紅軍樹是否有異常,31年來,他從不外出吃酒席,連過年的團圓飯都是在紀念園里吃,為的就是時時守好象征著革命精神的紅軍樹。

      1930年10月,賀龍來到石首桃花山的一排黃芯樹下,看到訓練有素的新兵和樹干上赫然醒目的革命標語,頓生感慨:“這幾棵樹也是革命的功臣啊!我們在樹上刻寫過宣傳標語,在樹下宿過營,現在又在這里擴紅練兵,我看就叫它們紅軍樹吧!”

      “我的名字是父親取的,其中一個‘樹’字就是為了紀念紅軍樹。”劉克樹說,“賀龍元帥命名紅軍樹時,父親就在現場。之后父親一直照看著這些樹,直到1988年他去世以后,我就辭去鎮福利院院長的職務,專門守樹。將來自己干不動了,我的兒子也會繼續堅守著。”

      炎炎烈日下,在湖北石首市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來自荊州、石首、松滋等地的黨員和退役軍人代表整齊肅穆,向烈士敬獻花籃,重溫入黨誓詞。行列縱橫、誓言錚錚,紅軍樹前,仿佛再現了革命年代厲兵秣馬的情景。

      湖北省廉政教育基地現場教學老師、桃花山生態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吳嫦蓉介紹,從今年3月至今,“紅軍樹上黨旗飄”紅色廉政教育活動已累計培訓64批5000多名黨員代表。據悉,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每年接待青年學生、黨員干部、群眾逾百萬人次。

      革命遺址,見證風云,鑄造靈魂。監利縣聚焦周老嘴湘鄂西紅色首府舊址群等紅色資源,積極開展紅色教育培訓和革命文化傳承活動。監利不僅不斷完善遺址群的展陳條件,把人吸引過來,還創造性地開展流動博物館、紅色情景劇、紅色監利課堂講座進校園活動,將紅色文化送上門。

      記者從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廳了解到,湖北共有各類革命文物保護單位1936處,其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35處。各級各類革命博物館、紀念館占全省博物館總數的1/5,展覽總面積近10萬平方米,年舉辦展覽130余個,年接待觀眾1300萬人次,其中大中小學生500萬人次。

      在湘鄂西蘇區流傳著這樣一首歌謠:洪湖水上長蓮苔,蓮苔年年把花開。蓮花時開時又謝,烈士鮮花永不敗。恰如歌謠所唱,正是因為千千萬萬的人賡續革命精神,烈士鮮花才永遠不敗。

      3.紅色賦能老區發展

      “血染洪湖水,魂依江漢氓。蘇區猶未富,無語慰英靈。”這是匡計洪主編的《剅口革命史話》中收錄的一首詩。讓蘇區、老區富起來強起來,是共產黨人孜孜不倦的追求。

      光輝燦爛的革命歷史為湖北留下了豐富的革命文物資源,成為推動湖北革命老區經濟社會發展的雄厚資本。如今,同洪湖、監利、鄖西、紅安一樣,湖北許多老區正立足自身獨特的革命遺址、遺跡和遺物,探路“紅色+古色”“紅色+綠色”,打造紅色生態旅游業態,成為經濟新的增長點。

      石板路,木門窗,黛瓦白墻,翹角飛檐,一眾明清徽派古建筑,彌漫著古色古香。穿行在荊州洪湖市瞿家灣老街,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湘鄂西革命軍事委員會、湘鄂西聯縣政府、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鱗次櫛比的革命舊址傾訴著當年的烽火歲月。依托豐厚的革命文物資源,洪湖大力發展紅色旅游業。近幾年,洪湖革命傳統教育基地接待參觀的人數年均超過200萬人。

      紅色底色賦能老區發展,不僅在于有革命遺址、遺跡和遺物這樣的物質依托,也在于永遠跟黨走、不懼艱險、一心為民的精神驅動。在屬于原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的鄖西縣湖北口回族鄉,坎子山村黨支部書記魏登殿深刻地詮釋了這種精神。

      九分石頭一分土,坎子山村被稱為“坐落在絕壁上的村落”。曾幾何時,這里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這里吃水貴如油,家家為水愁……無水、無電、無路、無地、無房,坎子山村曾是遠近聞名的“五無”村。

      1975年,21歲的魏登殿放棄部隊轉業安置機會,毅然回鄉勇擔村支部書記重擔。路,是坎子山人的命。為籌集修路資金,他挎著軍用水壺,背著火燒饃,多次尋求分管部門的支持;修路的工地上,他不僅擔任總指揮,還當炮手,和工程技術員一道吃住在工地。經過11個月的緊張施工,坎子山有了第一條出山路。

      “為村民辦實事、辦好事,一生一世不落‘話把子’。”這是魏登殿給自己立下的規矩。44年里,除了修路解決出行難,他還在村里長時間停電時,自己用石磨把堆成小山似的粗砂碾細,為村里建起蓄水窖;個人墊資向供電公司“借電”并想方設法籌集資金為村里通電;為發展特色產業,他帶著幾十公斤農產品到北京做宣傳……

      為者常成,行者常至。在魏登殿的帶領下,曾經溫飽無著落的“五無村”已成為民族團結的和諧村、湖北邊關形象展示村。

      革命烈士們的事跡鼓舞著我們永遠前進。曾經指引革命先輩們艱辛開辟根據地,走過萬里長征,搏命奪取革命勝利的精神,在今天正釋放出新的偉力。

      (本報記者 夏靜 張銳)

      (責編:曹淼、萬鵬)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大香蕉伊人狠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