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rrxxz"></meter>
    <output id="rrxxz"><legend id="rrxxz"><blockquote id="rrxxz"></blockquote></legend></output>
  1. <code id="rrxxz"></code>
    1. <output id="rrxxz"><legend id="rrxxz"><thead id="rrxxz"></thead></legend></output>
      <acronym id="rrxxz"><form id="rrxxz"><thead id="rrxxz"></thead></form></acronym>
      中國共產黨新聞

      踏著先烈們的血跡去就義

      ——劉愿庵在獄中寫給妻子的信

      葉介甫

      2019年08月02日08:28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原標題:踏著先烈們的血跡去就義

        我最親愛的:

        久為敵人所欲得而甘心的我,現在被他們捕獲。當然他們不會讓我再延長為革命致力的生命,我亦不愿如此拘囚下去。我現在準備踏著先烈們的血跡去就義,我已經盡了我的一切努力,貢獻給了我的階級,貢獻給了我的黨……

        對于你,我尤其是覺得太對不住你了。你給了我的熱愛,給了我的勇氣,隨時鞭策我前進、努力;然而畢竟是沒有能如你的期望,并給與你以最大的痛苦。我是太殘酷地對你了。我惟一到現在還稍可自慰的,即是我曾經再四的問過你,你曾經很勇敢的答應我,即使我死了,你還是——并且加倍的為我們的工作努力。惟望你能夠踐言,把全部的精神,全部愛我的精神,灌注在我們的事業上,不要一刻的懈怠、消極。

        ……

        我今日審了一堂,我勇敢的說話,算是沒有喪失一個布爾什維克主義者的精神,可以告慰一切。在獄中許多工人對我們很表同情,畢竟無產階級的意識是不能抹殺的,這是中國一線曙光,我們的犧牲,總算不是枉然的,因此我心中仍然是很快樂的。

        再,我的尸體,千萬照我平常向你說的,送給醫院解剖,使我最后還能對社會對人類有一點貢獻,如親友們一定要裝殮費錢,你必須如我所愿和囑托,堅決主張,千萬千萬,你必須這樣才算了解我。

        ……

        別了,親愛的,不要傷痛,努力工作,我在地下有靈,時刻望著中國革命成功,而你是這中間一個努力工作的戰斗員!

        你的愛人死時遺書

        五月六日午后八時

        (書信為節選)

        劉愿庵,1895年生,陜西咸陽人。1908年隨父移居南昌,入南昌大同中學讀書。1923年初,他參加了共產黨人惲代英在成都組織的“學行勵進會”,傳播革命思想。1925年上海五卅慘案發生后,劉愿庵被推舉為宜賓五卅慘案后援會負責人之一,領導群眾開展反帝愛國斗爭,不久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冬,劉愿庵任中共重慶地方執行委員會委員兼中共成都特別支部書記。1927年9月起,他先后任中共四川臨時省委秘書長和省委宣傳部主任、宣傳委員會書記。1929年,中共四川省委正式成立后,劉愿庵任省委書記。

        其間,劉愿庵不但重視武裝斗爭,掌握槍桿子,而且也十分注重宣傳工作。1929年春,他和李鳴坷等通過駐軍師長、共產黨員張清平出面籌集經費,創辦《新社會日報》,揭露抨擊蔣介石集團的種種罪行和劣跡,深受群眾歡迎。5月,四川省政府奉國民黨中央命令,查封《新社會日報》,共產黨領導該報堅持與敵斗爭,并得到廣大群眾和各界團體的大力支持。

        1929年11月,劉愿庵在重慶主持了省委第二次全委會議。會議認為,四川總的政治任務仍是爭取廣大群眾,準備武裝暴動。正當四川黨的工作順利發展的時候,四川軍閥劉湘首先采取了罪惡的“自首”政策,即利用我黨個別叛徒,從內部破壞黨組織。重慶第二十一軍軍部下設立了特務委員會,各縣、市也建立了“清共”組織,收買一些叛徒組成偵緝隊,專門搜捕共產黨人和革命志士,并成立“反省院”,開展所謂“心理戰”。江(北)巴(縣)士兵運動委員會秘書長易覺先、團省委負責人宋毓萍等先后叛黨,充當劉湘偵緝隊的爪牙。

        1930年春夏之間,由于叛徒的出賣,駐在重慶的省委幾次遭受重大打擊。3月,臨時省委組織部長穆青在重慶回水溝街被敵人逮捕,后被殺害。4月中旬,省軍委書記李鳴珂外出辦事,在朝天門碰上叛徒易覺先和一伙特務。狹路相逢,李鳴珂臨危不懼,開槍打死叛徒易覺先,并打傷敵特3人,但終因寡不敵眾被逮捕,后英勇就義。

        5月5日,劉愿庵與省委秘書長鄒進賢,宣傳部長程攸生等人,在重慶浩池街三十九號裕發祥醬園鋪樓上開會。叛徒陳茂華寫了一張紙條叫街上一小販交給附近崗亭里的特務警察,特務警察知曉此事關系重大,當即向第六區警察所長報告。警察所長立即派警察和便衣特務多人前往搜捕。突如其來的搜查,使大家措手不及,但很快鎮定下來。鄒進賢迅速將會議記錄的紙張揉成一團,并高聲問道:“你們是干什么來的?”警察吼道:“搜查”。此時,劉愿庵等見上樓的特務警察越來越多,便主動出擊,爭取脫險。劉愿庵因身患肺病,體質虛弱,與警察搏斗時被打倒在地,不幸被捕。程攸生、鄒進賢在搏斗中也先后被捕。

        軍閥劉湘早已對劉愿庵的才華和在共產黨組織中的重要地位有所耳聞,妄圖采取“蜜糖”策略收買他。劉湘先后派劉愿庵的朋友、親戚等來勸其投降,以“院長”“廳長”等官位和每月200元大洋的薪俸為誘餌,要劉愿庵脫離共產黨組織。堅強的共產主義戰士劉愿庵,從入黨的那一天起,就誓為中國人民和世界被壓迫人民的解放事業奮斗終身,不會為任何誘惑所動。敵人的勸降破產后,5月6日,劉湘二十一軍軍事法庭正式開庭“審判”劉愿庵。在法庭上,劉愿庵神態自若,據理駁斥,把法庭當講臺,宣傳黨的主張及共產主義真理。

        當敵人的軍法官詢問劉愿庵的姓名、職業和住址的時候,他昂首挺胸,大聲答道:“全世界無產階級的斗士,中國共產黨黨員、四川省委書記劉愿庵……”

        軍法官愣了一下,說:“劉先生,你之為人,不但我們敬佩,就是軍長也愛惜你。軍長認為劉先生是國家的人才,他要我們轉達劉先生,希望能退出共產黨組織……”

        劉愿庵堅定地答道:“我信仰馬列主義,加入中國共產黨是經過了仔細研究和長期考慮的,是為了中國社會向前發展,這是我的人生觀。至于生死之事,我早已置之度外,決沒有什么退出共產黨可言!”

        “劉先生,軍長對你非常惋惜……”未等軍法官說完,劉愿庵輕蔑地笑了笑,說:“真的嗎?我倒有點替你們軍長惋惜。他吃的穿的都是老百姓用血汗換來的,不把武力用來替勞苦大眾辦事,反而傷天害理,殘害無辜百姓,這倒真值得惋惜。與其惋惜我,不如去惋惜他自己吧!”

        軍法官見誘導不成,便威脅說:“劉先生,軍長勸你不要誤入歧途,你要三思而行,考慮后果啊!”

        敵人的恐嚇,激起了劉愿庵極大的憤怒。他高聲斥責道:“什么歧途!社會主義是人類發展的必由之路,是不可動搖的真理。去把你們軍部的政工人員和所謂‘名流學者’都找來,看他們誰能在我面前說清楚什么是歧途?除社會主義之外,誰能給中國社會及工農群眾找出一條可以徹底解放的道路?我信仰真理,加入中國共產黨,為祖國和廣大人民的解放而戰斗,走的是陽關大道,決不是什么歧途。我看,那些替帝國主義服務,殘民以逞的軍閥、買辦和官僚,才是真正的誤入歧途……”

        見劉愿庵正義凜然,威武不屈,軍法官毫無辦法,只得宣布閉庭。

        敵人勸降失敗,法庭上的斗爭無疑是劉愿庵勝了。這時,劉愿庵預感到敵人將采取最后的手段,置自己于死地。于是,他提筆給妻子寫下一封遺書。在最后,他仍然不忘鼓舞妻子:“不要傷痛,努力工作,我在地下有靈,時刻望著中國革命成功,而你是這中間一個努力工作的戰斗員!”

        1930年5月7日,劉愿庵高呼著“中國共產黨萬歲”“共產主義萬歲”的口號走向刑場。就義時,年僅35歲。(葉介甫)

      (責編:曹淼、任佳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大香蕉伊人狠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