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rrxxz"></meter>
    <output id="rrxxz"><legend id="rrxxz"><blockquote id="rrxxz"></blockquote></legend></output>
  1. <code id="rrxxz"></code>
    1. <output id="rrxxz"><legend id="rrxxz"><thead id="rrxxz"></thead></legend></output>
      <acronym id="rrxxz"><form id="rrxxz"><thead id="rrxxz"></thead></form></acronym>
      中國共產黨新聞>>黨史頻道

      《誕生——共和國孕育的十個月》連載(8)

      五星紅旗出自一位普通的公民之手

      2019年07月25日08:42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曾聯松,原籍浙江瑞安,1917年12月17日出生,父親是一個普通知識分子。受江浙一帶文化氛圍和家庭的影響,曾聯松從小就喜歡書畫藝術。進入瑞安中學讀初中時,就已經能夠獨立創作繪畫作品了。后來,他在江蘇省立南京中學高中部學習,在南京中央大學經濟系學習,沒有扔下這個愛好,還經常旁聽美術理論課。曾聯松不僅喜歡寫字畫畫,思想上也追求進步。他在中學和大學期間,多次參加愛國學生運動,思想漸漸趨向進步。1938年5月,21歲的曾聯松在重慶加入中國共產黨。后來雖然脫黨,但他一直追求進步的思想。上海解放后,他進入上海市合作總社,從事財務工作。此時,他雖然是沒有任何職務的普通職員,但思想進步,工作積極努力,擁護共產黨,對于即將誕生的新中國,充滿著美好的期待。因此,他受到組織的重視,被提拔為調研科科長。

      有了這樣的思想基礎,再加上十分關注政治大事,每天都認真閱讀報紙,所以,當他在《人民日報》上看到國旗征稿啟事時,心情特別激動,覺得自己一定要參與到這個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事件中去。

      時隔幾十年后,曾聯松在他自己所寫的《我設計五星紅旗》一文中對他設計五星紅旗一事,還記憶猶新:“自己設計五星紅旗,不是率意而為,而是十分認真的。事先經過反復思考,形成設計思路。這個思路包括整體框架構思、顏色搭配、五星布局、旗面設計四個步驟。1949年5月上海解放時,我正在地下黨領導的秘密經濟新聞據點‘上海現代經濟通訊社’工作,任務是為黨中央提供國統區經濟情報。由于完成了歷史使命,全社都忙著辦理結束事宜。7月14日,我偶于報端見到新政協籌備會刊登的公開征求國旗、國徽圖案和國歌詞譜的啟事,細讀之下,備受鼓舞。接連幾夜,我輾轉反側,難以成眠,思索著如何設計……如何根據設計啟事所要求的內容,既能表達多種特征,又能體現莊嚴簡潔為主的基調呢?我一進入具體構思,便感到這不是易事。十多天里,時而浮想聯翩,時而伏案繪稿,廢棄的圖紙有一大堆。”

      曾聯松開始設計國旗圖案時,就確定了一顆大星和四顆小星的方案。靈感來自于他大學時讀過的斯諾寫的《西行漫記》,這本書又叫《紅星照耀中國》,書中有不少五星的配圖,特別是斯諾給毛澤東拍攝的一張照片中,毛澤東頭上戴的八角帽上,那顆五角星十分引人注目。曾聯松的理解是五角星代表著光明,代表著真理,代表著中國共產黨,代表著中國的希望。后來,他又讀了毛澤東剛剛發表的《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對毛澤東的建國思想,特別是對新中國四個階級的構成:以工人階級為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聯合民族資產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共同建國的思想,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最終啟發和敲定了他的設計理念。

      曾聯松后來回憶說:“我首先著眼于政權特征,中國共產黨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大救星,人民解放軍是革命勝利的保證,廣大人民團結在黨的周圍,要把這個意思在國旗上表達出來。……以一顆內含鐮刀斧頭的大五角星象征共產黨,象征人民軍隊;以四顆小星代表廣大人民,包括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每顆小星均有一個角尖正對大星的中心,大星引導在前,小星環拱于后,象征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大團結。”

      整體框架確定了,用什么色彩最好?曾聯松看過很多外國的國旗,上面五顏六色的很多,圖案也很多,有的光是圖案中的顏色就有好幾種。他認為,國旗應該展現新中國奮發向上的精神,展現光明,展現炎黃子孫的自豪感,不能仿效國外,要有自己的特色。他最后決定,整個旗面只用紅色和黃色。曾聯松認為紅色在政治上經常用來象征革命以及左派,它也是已經誕生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國旗主色調;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紅色也是被朝野普遍喜歡的顏色,中國的宮殿和廟宇的墻壁大都是紅色的,在春節等節日和中式婚禮上,也都喜歡用紅色來裝飾。將紅色設定為國旗的基礎顏色,既有熱烈喜慶的氣氛,也有代表解放和光明的意義,更因為中國共產黨建黨之后所舉的旗幟都是紅色,象征著黨領導的革命和革命的勝利。而黃色,在中國宋代以后及歐洲的古羅馬時期皆被視為高貴的顏色,是皇室的專用顏色,普通人不準使用。還有就是,黃色在中國文化中是土的象征,在五行中位于中央,是中和之色,居于諸色之上,最為貴。同時,黃色也是所有顏色中最能發光的色,給人輕快、透明、輝煌、充滿希望的色彩印象,也表現了中國人黃色人種的民族特征。曾聯松決定旗面用紅色,5個五角星用黃色。

      接下來是動手設計了。時值盛夏,上海天氣悶熱,曾聯松在單位又負點責任,他只好每天晚上挑燈夜戰,反反復復,不斷否定著自己的樣稿。這個時候,他感到最難的是五顆星星的大小,特別是位置的擺放。最開始,他曾把五顆星放在國旗的正中間,小星環繞在大星的四周。這樣,可以體現共產黨的領導和全國人民的大團結,但從畫面上看,并不美觀,而且顯得呆板。

      截稿的時間越來越近,曾聯松對自己的設計還是不滿意。

      有一天,他偶然把五顆星移到旗面的左上方,后退幾步,仔細觀看,頓時覺得豁然開朗——那個最對的畫面出現了。五顆星金光閃閃,居高臨下,光耀四方,空出的紅色旗面,就像祖國的廣袤大地,紅紅火火,欣欣向榮。整個旗面完全達到了征稿啟事的要求:莊嚴而又華麗,簡潔又不單調,雍容而具氣勢,明朗又不顯蕭疏,體現了思想性和藝術性的高度統一。

      曾聯松滿意了。他把樣稿寄出去的時候,已經是最后的截稿時間了。

      這個時候,國旗設計來稿已達3012個。在曾聯松的樣稿收到之前,第六小組已經決定選出三十幾幅呼聲最高的設計圖案做成冊子,供委員們討論。排在第一位的被稱為“復字第一號”,有三種樣式,不變的是紅色旗面和左上方的一顆五角星,變化的是加一條橫杠,還是兩條、三條。大五角星象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民主政權。三條橫杠加一條杠,代表黃河,加兩條杠,代表黃河和長江,加三條杠,代表黃河、長江和珠江。

      但是,就是這條杠,引起了委員們的激烈議論,最有代表性的是張治中的意見。他在討論時就說:在一片鮮紅的國土上,無論是畫一條橫杠、兩條橫杠,還是三條橫杠,會給人一種國土被割裂的不愉快感受,最好把橫杠去掉,讓祖國大地一片紅。在9月23日晚上,毛澤東宴請國民黨起義將領時,張治中又不失時機地對毛澤東建議:“我反對這個黃河圖案,紅色國旗代表著國家和革命,中間這一杠,不就變成分裂國家、分裂革命嗎?同時,以一條杠代表黃河也不科學,老百姓會聯想到是一根棍子,像《西游記》里的孫猴子的金箍棒。”毛澤東聽了若有所思,把他的話記了下來。

      第六小組最后制作冊子的時候,一共選了38個設計圖案。“復字第一號”就是五星加橫杠的,排在第一號。曾聯松的設計圖案被編為“復字第32號”,排在第32位。但是,凡是看過這個設計圖案的人,都會被它打動,意見非常統一。所以,毛澤東25日晚上請大家座談時,就直接翻到“復字第32號”,并表達了自己的意見,而且與會人員意見高度統一。

      最后,五星紅旗成了唯一入選的圖案。不少代表提出來要做一些局部修改,主要意見是說,大五角星中有鐮刀斧頭的圖形,一來影響大五角星的光彩,減弱了其突出地位,二來圖形顯得有點亂,三來鐮刀斧頭的圖案與蘇聯的國旗有點接近。第六小組聽取了大家的意見,又經請示中央領導,最后送交大會表決通過的就是現在國旗的樣子了。

      當這面五星紅旗在全國各地冉冉升起的時候,曾聯松看到后又驚詫又激動,激動的是新中國有了自己的新國旗,驚詫的是這個圖案怎么和自己設計的那么像,只是大星中的鐮刀斧頭去掉了。他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設計的圖案。第二年國慶節前夕,他到北京出差,全國政協派人到招待所向他核實當初設計的情況,來人沒有表示什么,談完就走了。9月27日,他在招待所意外地收到了紀念新中國成立一周年的觀禮請柬,編號是“臺右97號”。曾聯松參加完天安門國慶觀禮后就回上海了。11月1日,他接到中央人民政府辦公廳的來函:“曾聯松先生,你所設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業已采用。茲贈送人民政協紀念刊一冊,人民幣五百萬元,分別交郵局和人民銀行寄上,作為酬謝你對國家的貢獻,并致深切的敬意。”

      人民的共和國,第一面國旗就出自一位普通的公民之手!

       

       

      (責編:曹淼、任佳暉)
      相關專題
      · 圖書連載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大香蕉伊人狠干在线